Mins

[fgo]卫宫夫妇

“十年后,我们再次相遇。”
“你就没有什么话对我说的?”
十年前的卫宫切嗣还是个陆军少校,一次战争中靠近心脏位置中弹,右眼失明,如果没有医术高明,临场发挥十份稳重的人,陆军可能就会失去一名优秀的上校甚至少将。
也就是这次战争,卫宫切嗣结识了爱丽丝菲尔
爱丽是切嗣的主刀医师,她是一名医疗兵
跟切嗣直属部队不同,在她的部队里,所有人只有一个任务
[不论职位高低,优先救助求生意志坚定的人]
卫宫切嗣服役八年,从踏入兵营第一天起,每天都在和死神打交道
他已经很累了
那场战役,原本的他把它当成一次退役战
秉着[能活就活]的原则,卫宫切嗣拿起了他的爱枪
战争一触即发。
最开始切嗣按照习惯,首先寻找战场上最高的,视线最开阔且不易被发现的草堆里趴下,用狙击镜扫视对面
狙击范围内没有任何目标,直到他看见了窸窸窣窣的草动
他趴下身子,将耳朵靠在地上
一阵轻微却快速的脚步声缓缓而至
[啧,大意了!]
切嗣暗想
他迅速爬起,缓慢俯身后退。同时右手摸上腰间的无线电,不料对方狙击手已经瞄准目标
子弹划空而来,切嗣勉强躲过心脏,却也逃不过被子弹击伤
昏迷前,切嗣想
[终于…能休息了…]

爱丽丝菲尔当时在救助一名伤员
她皱着眉头,左手握住手术刀,右手拿着医用钳,小心翼翼地将子弹从伤患处取出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保持安静,等到爱丽将子弹放在医疗兵捧起的粗布上,才有人长叹一口气,由他人将伤员带走休息
爱丽丝菲尔揉了揉眼睛,活动了一下身子
“战争也是相当危险的啊,为什么上面总愿意挑起战争…”
身边同属部队的女医疗兵塞拉发出慨叹,爱丽丝菲尔笑了一声,而后收起笑容,等待下一个伤患
“爱因兹贝伦部队的爱丽丝菲尔,请过来一下,卫宫少校需要紧急救助。”
来人匆匆忙忙把一个人放在手术台上,然后又匆匆离开
“真是的,怎么能这样不负责任,不知道我们部队的规矩么?”
塞拉生气的说
爱丽丝菲尔本来不想救他,不能违背部队规矩
可是,切嗣竟奇迹般地睁开了眼
他躺在手术台上,对着身边的爱丽说
“拜托你…让我活…下去…”
爱丽丝菲尔突然感觉心口中了一箭
她想,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吧

后来,手术很成功,眼睛也保住了
这次战争失败,但是除了伤残众多之外,竟无一人死亡
切嗣恢复的很快
他隐约记得
在昏迷前,有一个银色长发的女人站在他旁边
他对她说了什么已经记不太清了
只记得她脸上的表情,和身上的淡淡的香气
和他一直以来经历的铁锈味道不同
那是一种不知名的花香
切嗣想,那一定是开放在冰天雪地之间
顽强绽放,又有些一往无前的精神
他觉得,他恋爱了

在康复过程中,他们互相交换了姓名
结果他们惊喜的发现
他们都没有家室
但是他们不知道彼此相爱
于是,在上级通知回部队之前
切嗣趁着爱丽出去的时机
留下了一张纸条
纸条上写道
[十年后,你愿意和我一起赏花么?]

十年后,切嗣回到了那个曾经呆过的部队
爱丽正在门前清理落叶
“十年后,我们再次相遇。”
“你愿意和我一起赏花么?”
“或者,”切嗣不知从哪变出一枝花
“Do you want to marry me?”
爱丽丝菲尔小脸通红
“我等了你十年,终于等到你。”
“Yes,I do.”

[fgo萨莫]反正我写了写的不好就这样了

“我今天遇到一个奇怪的人。”
“他一身黑色西装,扎着半马尾,头发是少见的灰色。”
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坐在沙发上,用手轻轻敲打腿,闭着眼做出一副弹琴的样子
“他胸前有一块怀表,左手带了一枚尾戒。”
“尾戒的意义是是什么来着?”
阿玛迪乌斯抬起头,向坐在地板上的巨大独角兽提问
“孤独一人。”
独角兽回答道
“是么…”
阿玛迪乌斯偏过头,看着窗外
窗外是一片黑暗
“我还以为,他长的还不错,应该会有个漂亮的女朋友。”
独角兽没回答他
阿玛迪乌斯想,还没知道他的名字呢
然后又笑了起来
“真是个奇怪的人啊,我以前认识他么?”
阿玛迪乌斯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不记得了,反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独角兽卧在地上,头上的眼睛闭上,身上的眼睛从脸上,到脖颈,到胸口,蔓延向下一只只张开,死死盯着阿玛迪乌斯
阿玛迪乌斯感受到好几道冰冷的视线,把目光从黑暗中移回
对上了独角兽的视线
“哇,安度西亚斯,你想吓死我么?”
独角兽没说话,只是闭上了一部分眼睛
“算了,我再想想。”
阿玛迪乌斯想了又想,中途视线四处乱飘,手也没闲着,不停的敲打着,显然心思不知道飞哪去了。
“要是有架钢琴就好了。”
阿玛迪乌斯小声嘟囔
“要是有笔就好了,我也不用在这里陪一只独角兽干坐着。”
“还要有纸,要把乐谱写下来,寄给一个人,让他评价一下。”
阿玛迪乌斯顿了顿
“寄给谁呢?”
“我记忆里好像有一个人,我不知道他是谁,是男是女,但是我知道我喜欢他。”
“如果他得到了我的乐谱,他一定会激动的说不出话”
“会整夜不睡”
“会要求和我一起现场弹奏”
“会纠结”
“会说我是神才”
“会邀请我一起去看音乐会…”
安度西亚斯不耐的跺了跺脚,阿玛迪乌斯换了个姿势,求饶似的摆了摆手
“好了好了,我会仔细想想他是谁的。”
“只不过,今天见到的那个人,给我一种熟悉感。”
“他看我的目光,和你完全不同。”
“那是火一样的热情与激动,仿佛下一秒就会崩溃的感情。”
“我喜欢他的眼睛,他在我身上逗留的视线。”
“我觉得他应该是一名音乐家。”
“不,不对,是一名乐师,一名倾听者。”
“一名只属于我的倾听者。”
“我觉得,他就是我想寄乐谱的那个人。”
安度西亚斯突然站起来,然后消失在黑暗中


我今天走在街上,看见了那个金发的人
他的背影给我一种熟悉感
我…我没控制住自己,跑上去拦住了他
他的脸,他的手,他漫不经心的微笑,似即似离。
这一切都逼迫我得出一个结论,他就是阿玛迪乌斯,我不会认错的
可是,我该说什么呢?
是说,我不是杀死你的人,一切都是误会?
我想介绍我自己,说,我是萨列里,你的爱人?
但是,我看见了死神
他站在他的身后,目光冰冷刺骨
他说:
“他不是现在的你应该接近的。”
直到最后,我也什么都没说,眼睁睁的看着他走了
我还能再见到他么?
我还能在听到他的音乐么?
我还能…再握住他的手么?
我希望,他的目光能多留在我身上一点
哪怕他已经不认识我了
而我的目光,早已停留在他身上
“直到现在,我的目光永远追随于你。”
“我只注视你一个人。”

[fgo]等待,并心怀希望

最初的藤丸立香,和[藤丸立香]一样,是48个御主中的吊车尾。
魔力资质平平,魔术回路也少的可怜,又没什么特殊的才能
就是这么一个人,依靠着自己强大的运气,有惊无险的度过了前七个特异点
但是,上天是不会总偏爱于一个平凡人的
在最终的特异点,纵使藤丸立香用尽全力挽救,却也无济于事。
看着自己在各个特异点结缘的英灵一个一个地倒下,藤丸立香第一次痛恨自己如此无能,如果他再勤奋一点,多学一点魔术,会不会改变这一切
梅林在灵基消散返回阿瓦隆前,给了藤丸立香一个建议
“如果想挽回的话,去看看童谣吧。”
这句话落在藤丸立香耳中,仿佛救星一般
达芬奇急匆匆地把藤丸立香传送回迦勒底,此时此刻迦勒底沉浸在一种悲凉的气氛中
藤丸立香低着头,疾步走进童谣和杰克的房间
摊在童谣床上的,赫然是一本摊开的魔法书
第一页有一朵花
藤丸立香打开第二页,第三页,第四页…即将最后一页,只有一朵粉色的花,什么字都没有
藤丸立香快急哭了
直到他看到了圣杯,画在最后封皮上的,黄色的小杯子
藤丸立香沉默了一秒,随即抱着书,跑回了自己房间
中途撞到了不少迦勒底的员工
他们现在就像一具具行动的尸体,漫无目的的在迦勒底飘荡
藤丸立香回到房间,钻到床底下,掏出了一个纸箱
里面是一张纸,下面隐约有两个凸起的轮廓
藤丸立香拿起盖在上面的纸,反过来
[致御主的一封信
御主,展信佳。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梅林我已经回阿瓦隆了
很早,我就通过千里眼看到了这个结果
我当时并未在意,因为动用千里眼只是个意外
如果真的发生了这种局面,梅林我当然会努力挽救啊
…额如果挽救不回来我决定跑路那也说不定哈哈哈…
不过,还是有补救方法的
如果你真的决定了的话,那就去放手一搏吧。
当然,首先你要考虑自己的安全
如果真的不能确定,去找达芬奇聊聊吧
她是一个关键时刻相当稳重的人呢。
好啦,就这样吧
梅林亲笔。]
藤丸立香拿起另一张小纸条,上面列出了一个可能性
“用圣杯的力量成为英灵,重新开始。”
“但是不能保证是否回到正确的过去,平行世界也说不定!”
下面是梅林一概的花体字,最后的叹号有些被墨水浸湿,印出一片黑色。
“这样的结果,可能么?”
藤丸立香从未想过自己成为英灵的可能性
于是他去找了达芬奇
达芬奇工坊里,达芬奇正努力计算着什么
藤丸立香顿了顿,出声道
“达芬奇,我有件事要拜托你。”
“什么事…”
“关于我成为英灵的可能。”
“什……什么?!!!!”
达芬奇拍桌子站了起来,表情十分震惊
“是谁给了你这种念头,要知道人类成为英灵是不可能的…”
达芬奇抱胸思考了一会儿
“不过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例如卫宫。”
“梅林告诉我可以,通过圣杯的力量。”
“我真的,不想再失去你们了。”
达芬奇沉默了很久,仿佛终于下定决心,抱住了藤丸立香
“那么去做吧,我们永远支持你。”
藤丸立香回抱住达芬奇,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在他走后,达芬奇望着他的背影许久,然后微笑着,返回了英灵座
“世界…就交托在他身上了,这样好吗…”
“罗玛尼?”
藤丸立香回到房间,圣杯完整的躺在盒子里
拿起一个圣杯,藤丸立香将另一个圣杯放入怀中
“圣杯啊,我,藤丸立香许愿。”
“以人类之身成为英灵,改写过去的错误。”
“请回应我,我将成为人类的指引者,夺回属于人类的未来!”
圣杯亮了起来,然后发出强烈的光,包裹住藤丸立香
此时的藤丸立香来到了一片空白的地方
除了藤丸立香,什么都没有
藤丸立香摸了摸怀中的圣杯
“圣杯还在。”
“也就是说,我已经成为英灵了?”
藤丸立香感受了一下自身的力量
还是半吊子的水准,不过简单的几个治愈魔术还是可以正常施展的
“这个样子,怎么拯救人理啊…”
“只是换了套衣服而已吧。”
“caster职介倒是有阵地作成,宝具…”
藤丸立香仔细看了看自己的宝具
“如今仍遥远的理想之城和…????”
看到熟悉的宝具名,藤丸立香想起了那个微笑着的,总是叫他前辈的学妹玛修
最后的战役上,玛修抵挡了一击盖提亚的光炮,然后消失了。
“玛修…如果没有成为我的从者,应该可以安稳的活下去吧…”
藤丸立香凭空想了一把椅子然后坐在了上面
“现在就等待召唤吧。”
“等待,并心怀希望。”

[迦勒底]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妈妈,杰克要听故事。”
  “我们也要。”×2
  “想听睡前故事?我这里恰好有一个故事呢。”
  “不过听之前,你们要先洗漱上床躺好”
  等三个孩子整齐地躺好,藤丸立香说:
  “这是一个有关于拯救未来的故事。”
  “不过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傻瓜。”
  
  (零)
  [被自己召唤出来,还是第一次呢…]
  迦勒底仿佛回到了最初的时候,一切都是新的,只不过,原来候补的48号御主从性别男变成了性别女
  藤丸立香如此想着
  
  (一)
  “以真名为引,降临吧,如今仍遥远的理想之城!”
  片片雪花纷纷撒撒而下,在这位从者身前凝成了一面巨大的城墙,严实地抵挡下了爱德蒙的一发宝具
  这是名和玛修相似的英灵啊…
  至少,在[藤丸立香]的心里,是这么想的
  
  (二)
  某天,玛修不小心把准备用来召唤英灵的圣晶石投进了召唤阵,浪费了一次十连的机会,[藤丸立香]正心疼时,玛修指着召唤阵,惊呼出声:
  “前辈,你快看,金色的卡牌!”
  [藤丸立香]转头看向召唤阵,果不其然出现了一片金色的光,随后出现了一张,上面的花纹最主要的是迦勒底的图标,底部最醒目的,和玛修使用的盾仿佛一模一样的样子,其次是有些草莓蛋糕,一个带着花边的椅子,一只模糊不清看样子像小动物的图案,随后还有红色的,模糊不清的花纹在最右下角…
  [藤丸立香]傻了,她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如果说五星从者爱德蒙是运气肝的,其他都只是极为不起眼的普通英灵,而且这是一张看不出什么职介的从者,要是有什么危险……
  [藤丸立香]狠心咬咬牙,把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走的思绪重新拉回来,一不做二不休的召唤了这张卡牌
  “不管是什么,能帮上忙的就是好英灵…何况有危险我有玛修在……”
  一阵白光闪过,出来的是一个有着奇异黑色中长发的少年,虽说是少年,但周身气场强大到不像话,他的脸被兜帽盖住,越发衬得他身姿修长
  [藤丸立香]微微抬头,等到白光散去后睁开了双眼
  “servant.shielder,你就是召我前来之人么?”
  藤丸立香如此说着,虚握了一下右手
  “是的,我是你的Master,[藤丸立香],请多指教。”
  [藤丸立香]笑着说,随即转头悄悄和玛修低语
  “玛修,这个servant和你是一个职介的啊,我还从来没听说过呢。”
  “是啊前辈,但是前辈,这名servant并没有告诉前辈真名,只是告诉职介,我们不清楚这是否是一名看似简单的从者啊。”
  玛修悄悄说,随后抬头偷偷看了一眼藤丸立香
  “不过我觉得,我对他好像有种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
  玛修思考了一下,觉得不应该在这个情况下轻易发表见解,于是沉默了。
  
  (三)
  自从藤丸立香来了之后,解决特异点的速度快了许多,[藤丸立香]的从者,也从最初的爱德蒙,玛修,藤丸立香扩大到二三十人,并且还有继续扩大的趋势
  在昨天,罗曼医生和达芬奇定位到了第六特异点,神圣圆桌领域
  “这个特异点的危险程度为ex,相当于神的领域了…”罗曼担忧的看着迦勒底唯一的御主
  [藤丸立香]刚刚从第五特异点,伦敦回来,队伍也有不小的耗损,尤其是玛修,虽说队伍里又多了一名shielder,但是他无法灵基再临,无法释放宝具,更别说是升级了
  所以藤丸立香一般都是留在迦勒底,帮助罗曼等人监控身处特异点等人的身体数值
  虽然这是个很累的工作,但是藤丸立香却不怎么说累,反而兴致勃勃的
  按照他的原话是
  “有时,也想体验一下罗曼和达芬奇的生活啊。”
  
  (四)
  第六特异点是亚瑟王的时代,众多亚瑟纷纷表示想去,可是被罗曼以‘不能破坏历史’为由全部拒绝,导致整个迦勒底食堂变得乌烟瘴气
  常驻食堂的卫宫麻麻:面上笑嘻嘻,内心MMP
  恰巧情人节就要到了,众多女性从者以清姬和源赖光为首将食堂占领
  还是那个视厨房为窝的卫宫麻麻:心里苦,不能说
  藤丸立香笑着看他们,忽然感觉自己身体沉了一下
  低头,目光和披着斗篷的杰克对视
  “杰克,有什么事吗?”
  杰克摇头,眼中带着一丝迷茫
  “你是妈妈,对吗?”
  藤丸立香蹲下身子,抱起杰克
  “你是我的杰克,对吗?”
  杰克点头,又摇头,指向不远处被围攻喂巧克力的[藤丸立香]
  “那是妈妈,”又看向藤丸立香,“你也是妈妈。”
  “妈妈身上的气味,杰克不会认错的。”
  “杰克,”藤丸立香悄悄瞥了一眼不远处脸上带着微笑的[藤丸立香],“在这里,不能随便叫我妈妈哦。”
  杰克趴在藤丸立香身上,胸脯轻轻起伏,睡着了
  “唉…”
  藤丸立香抱着杰克,看了看自己带着手套的右手
  手套下面的是还有一画的令咒
  
  (五)
  那是一个梦
  梦中,藤丸立香看见了罗曼医生。
  大概是最后的战役了吧,所有人在看见罗曼来到战场时的表情都是惊讶的
  只有罗曼不同
  那是一个,最终坚定了什么的表情
  那是一个,现在藤丸立香看了会哭出来的表情
  那个表情,藤丸立香懂得
  那是罗曼,最终决定正视自己的决心
  藤丸立香无法碰到任何人,所以,他以旁观者的视角,重新把那场,最后的战役经历了一遍
  那种绝望,又重新回到藤丸立香的身上
  后悔,不甘,最后的绝望
  藤丸立香看见自己
  那个结束了一切的自己
  那个什么都剩不下的自己
  玛修终究还是走了
  罗曼也完成了他的任务
  达芬奇,那个总是微笑着,替他们打点好一切的英灵,也因为结束后,被强制返回英灵座了
  迦勒底,那个温暖的地方,也只是曾经了
  什么都没有剩下,除了他
  那个完成冠位指定的他
  所以,他向那个他曾经偷偷留下做纪念的东木的圣杯许愿
  “我想要,返回一切的源头。”
  “我想要,改变所有人的结局。”
  “请帮助我,圣杯。”
  “请回应我,以全人类最后的御主——藤丸立香之名。”
  
  (六)
  时间过得飞快,那是最后的特异点
  所有曾经一起战斗过的英灵,都自发的被召唤
  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藤丸立香感受到了久违的开心
  他看向自己的手,那里有一发令咒
  这发令咒和东木的圣杯,能实现一个愿望
  “如果把握住,就有机会换回玛修和罗曼”
  藤丸立香暗自下定决心
  即使是自己,也可以舍弃…
  
  (七)
  藤丸立香跟随着[藤丸立香],来到了决战之地
  盖提亚在空中说着毁灭人类的话
  藤丸立香抬头
  罗曼抛下迦勒底,来到了战场
  …藤丸立香看向[藤丸立香]
  嘴角勾了一下,摘下了兜帽
  那是一张和[藤丸立香]相似的脸,只不过,那是一张男孩的脸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
  “重新自我介绍,我是藤丸立香。”
  “另一个时空的,人类最后御主。”
  沉寂,长久的沉寂
  藤丸立香摘下那只右手的手套
  令[藤丸立香]惊讶的是,右手的手背上只剩下了一画令咒,样式和自己的有些相似,不过也有些不同
  随手拔剑砍了一条触手的玛修,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以往和藤丸立香的经历,忽然热泪盈眶
  “前辈,终于重新见面了。”
  “等等前辈,你要做什么!”
  藤丸立香已经失去了听觉
  藤丸立香已经失去了触觉
  藤丸立香已经失去了味觉
  藤丸立香抬起右手
  “以令咒命之,以圣杯为誓。”
  “我许愿,我请求。”
  “回到最初的原点,一切的根源。”
  圣杯并无反应
  藤丸立香笑了笑,笑愚蠢的自己
  如果回到过去,那么不就相当于重新再来么?
  不就什么也没法改变么?
  “那么,换一个吧。”
  “我希望拥有能和人类所有的恶同归于尽的能力。”
  “我们人类的未来,可是要我们自己紧紧抓住的啊。”
  圣杯缓缓化为光点,一点一滴的融入进藤丸立香的右手令咒中
  右手虚握,又放开来
  眼前的盖提亚带着轻蔑地笑容
  藤丸立香感觉自己的灵基变的完整了
  圣杯赋予了自己宝具
  “盖提亚,请接招。”
  
  “我不会重蹈覆辙。”
  “我不会让医生和玛修消失。”
  “我不会让这么多英灵的战斗化为乌有。”
  “我,全人类最后御主,藤丸立香发誓。”
  “不会让你们的努力白费。”
  “之前都是你们在保护我。”
  “至少这一次,由我来守护你们!”
  “Ars.zero!!!”
  藤丸立香身体化为箭矢,直冲盖提亚而去
  盖提亚:“唔…你是想同归于尽么…”
  忽然,电闪雷鸣之际,盖提亚和魔神柱全部消失,徒留那个魔术王的宝座,参战的英灵纷纷集中起来,站在[藤丸立香]的身后,听完他的事迹,众多英灵纷纷表示
  红A:随意许了这么一个愿望,他最后会成为神吧。
  伊什塔尔:怎么可能嘛,随意的由人类成神,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吧
  …
  杰克拉拉[藤丸立香]
  “妈妈,妈妈在那里。”
  [藤丸立香]转头,看见那个本应消失的英灵,重新现身
  “我这是,回来了?”
  “前辈,欢迎归来。”
  玛修扑了上去,眼角早已滑落泪水
  身体还有些不适应,玛修扑过来时身体晃了晃
  “嗯,我回来了。”
  藤丸立香抬头,看着面前熟悉的英灵们
  “我成功了。”
  “我成功的救回了你们。”
  “人类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一定。”
  ……
  
  故事结束了,童谣拍拍裙子,嘟着嘴说
  “我还是不喜欢这么压抑的故事呢,不过结局是he童谣就很开心了。”
  “嗯嗯,”杰克说,“妈妈,杰克还想听故事。”
  “就讲那个你之前的迦勒底吧,那是个什么样子的呢?和现在一样吗?好玩吗?过不过圣诞节啊,有没有礼物啊…”
  藤丸立香微笑着打断幼贞的话
  “那就是,另一个很长的故事了。”
  

梦境(一)

  剧情介绍:
   “阿尼甲…”
  睡梦中的膝丸喃喃道
  “不能…暗堕…”
  “阿尼甲…等我…”
  “别…丢下我…”
  “阿尼甲…回来…接我”
  
  
  大概就是膝丸被自家暗堕阿尼甲丢到战场,阿尼甲的本丸全员暗堕,然后膝丸莫名被锻出来
  然后为了获得一丝乐趣,也为了好玩,阿尼甲把膝丸丢在战场
  阿尼甲暗堕后对总是黏着他的弟弟丸不抱好感
  然后有一天故意对他态度非常好,还叫出了弟弟丸的全名,把一直冷落的弟弟丸感动到不行
  后来阿尼甲一步一步把他引入战场
  原来计划是:派几个弱点的刀和膝丸组队,然后故意重伤,髭切是队长,美名其曰把重伤的队友带回去,然后让弟弟丸单独闯王点
  弟弟丸被哄了几句,非常开心的答应了
  但是没想到,阿尼甲之后就再也没回来
  弟弟丸就一直在战场上刷练度
  结局一he
  有一天遇到另一个本丸的婶婶家的刀,接受她们的帮助回到本丸,却发现一个月前本丸因为暗堕全员碎刀,只有他幸免
  
  结局二be
  有一天在战场重新遇到阿尼甲,当时阿尼甲正和另一个本丸的刀剑战斗,另一个本丸出阵人员正好有源氏兄弟,这时的阿尼甲已经暗堕成时间溯行军,但是膝丸还能认出他,然后就手刃兄长,在另一个本丸的帮助下重新回到本丸。
  
  共同结局
  膝丸独自守着空无一人的本丸,坚持着不暗堕,想着有一天自家阿尼甲会遵守诺言回来接他
  
  梦中
  膝丸在阿尼甲身边醒来
  
  梦醒
  膝丸看着空无一人的屋子,灵力耗尽变回刀剑